小強誕生實錄

[總是要寫的 主編按]

話說三年半前生毛豆時,對產痛有多痛一直心存畏懼的我,在生完毛豆後不禁對自己花了六千塊做無痛分娩這件事感到有些迷惑;因為,我生毛豆時並沒有感受到「痛」,只是感受到「酸」,雖然那椎心刺骨生不如死的「酸」非常令我印象深刻,但因為沒有痛到,總讓我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那種只會酸不會痛的體質...

生小強的這天,我得到了答案。

xxx

在1/6那天超音波照完,醫生宣佈1/9要送我去催生後,我的心情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期待的是終於我要擺脫「類植物人」的生活,害怕的是在34週就要來到世界的小強能否健康平安... 結果1/6那晚我就失眠了好久,好不容易在凌晨約二點半睡著後,半夜又感受到幾次比較多量的羊水湧出,又輾轉難眠了一整夜。

隔天(1/7)清早醫師巡房時知道我又有羊水外流,醫生皺著眉問我:「要不要今天就生啊?」,我遲疑了一會兒,還是跟醫生說等到1/9吧...當天白天我很積極努力地找了幾家月子餐的電話,開始問有無試吃品可以送到醫院來,因為我想,如果生產完能跟baby一起出院,我實在不好意思再麻煩公婆或娘家媽媽送餐到我家...那天下午也跟毛豆爹討論了坐月子的問題,先請毛豆爹去醫院的月子中心替我評估狀況,忙了大半天(說是忙,也只是躺在床上一直打電話),一天也就這樣過去了。 當晚我就試吃了一家月子餐送來的試吃,有刻意避開了麻油雞,試吃的感想是:哎,我真討厭這種餐點...(不是這家煮不好,是我真的對食補類的東西很沒興趣)

由於前夜沒睡好,當天我提早睡了...睡到半夜(又是半夜3,4點),上廁所時非常意外地發現我出了血,而且是鮮紅的血,這一嚇又把我整個嚇醒,急call護士過來;護士幫我測了宮縮,沒有什麼異常,護理師也過來幫我內診,也沒有什麼異常,我懷疑可能跟晚餐的試吃品有點關係,但護士說應該不是...就這樣,熬到清早醫生過來,醫生很認真地跟我說:「不要再拖了!今天就催生吧!」,我看看毛豆爹,他也沒有意見,於是,好吧,就這樣了...

在催生之前,毛豆爹不忘要我打通電話給小芯媽,想把借她的DV拿回來以便做「分娩實錄」,小芯媽在電話那頭聽到我當天要催生也嚇了一大跳(感謝小芯媽專程將DV送來醫院,雖然最後根本沒用上,噗);我大概在十點半左右停打安胎藥再被推到待產室,三年半前我生毛豆時,待產室還是多人共用一大間,只以布簾隔開,現在待產室是一人一間,隱私變得好多了! 在待產室先測了一會兒宮縮,然後護士放我下床上廁所(下床哎!!當時真是感動~),之後行禮如儀地做些產前手續,然後我在十一點時吞了第一顆催生藥,就開始在待產室漫長的等待...

前次生毛豆時也在待產室等了很久,而且等得很無聊;這次我和毛豆爹可是準備得很妥當,一人一台Notebook開始看起電影來(他看長江七號,我看他租來的功夫熊貓),中午時也吃了一堆東西以儲備體力;由於第一顆催生藥沒有對我起太大的作用,下午一點左右我又吞了第二顆催生藥...此時宮縮的頻率雖然已經規律(約二~三分鐘一次),但強度仍不夠強,我也沒什麼痛或不舒服的感覺~ 撐到下午二點多,我開始覺得有酸和痛的感覺...酸的感覺我很熟悉,痛的感覺則像是經痛,一陣一陣的襲來,可是內診的結果才開了二公分,醫生跟我說,如果再這樣沒反應,就要用點滴來打催生囉~

(我當天一直很擔心會等太久才生,因為我的單人病房據說非常搶手,而護士只肯幫我保留到下午四點,也就是說如果四點前我還沒生,我的病房就得讓給別人,而且當晚可能連雙人房都沒有,想到要在生產後去住健保房聽左鄰右舍打呼,我就覺得很焦慮... 幸好後來醫生看我一直在擔心這件"小事",就幫我關說了一下...這件事告訴我們,醫生很重要,要好好選...)

到下午三點左右,原本還死撐著想「省無痛分娩的錢」的我,已經在幾次大痛過後投降...哎,我這下真的能確定,前次生毛豆不覺得「痛」,是因為我無痛打得太早又打得太好,所以完全沒痛到;這次才二公分我已經痛到整個人在床上扭曲變形,眼淚還不聽使喚地一直掉,醫生探頭進來看我,還講了一句:「哇,看起來真的很痛了!」 麻醉科來替我打無痛的是一個有香港腔的醫生和一個很親切的護士,他們要我側躺後屈身以手抱膝並保持不動--老天爺啊,在那種天殺的疼痛不斷折磨我的時候,還要我用一個極不舒服的姿勢靜止不動真是TMD難過,我一邊掉淚一邊發抖著,才勉強完成他們的要求... 在麻藥灌進體內的那一刻,一陣極酸的感覺從腰後傳過來,哎,為什麼上天要女人在生孩子時承受那麼多呢?? 真的是使人崩潰的難受啊...

不過,在無痛打完大概五分鐘後,前一刻還痛得不成人形的我,突然感覺痛慢慢地遠離了我...不到十分鐘,我已經整個人「活了回來」,不但能講話,能笑,還跟毛豆爹說「我餓了,去買東西給我吃!」...毛豆爹當場就笑著跟我說:「妳這個無痛真是打得值得」... 是啊,真的值得,不但我不痛了,連之前每次疼痛襲來就被我緊捏手掌的他,也跟著不痛了... :p

無痛給了我一個多小時輕鬆快樂的時光,但隨著宮縮強度增強,慢慢地無痛也開始撐不住,我又開始扭曲變形...雖然我其實有個按鈕可以自己加藥,可是毛豆爹強烈地暗示我不要按按鈕--我想他是覺得我加藥會延長產程;但我在撐了幾次之後,又開始有想掉淚的感覺,剛好醫生進來內診,我就問醫生加藥是否會影響產程.. 醫生看了我一眼(看了我扭曲的臉一眼),笑著說:「不會啦,妳打都打了,覺得痛就加藥啊!」

醫生前腳一走,我馬上按下無痛的加藥按鈕...(然後那沒良心的毛豆爹就在旁邊笑半天)

很多人說生第二胎比生第一胎要快,但這件事在我身上不太成立;也許是因為之前打了太多安胎藥使得子宮收縮速度不如預期,在我吞了第三顆催生藥之後,還是只有開3~4公分(大概已是下午六點),醫生吩咐護士準備點滴式的催生藥打算要幫我加速... 不過到晚上七點多時,我的收縮又變強了,大概一分鐘就有一次大宮縮,而無痛加藥也已經控制不了我的疼痛~ 翰霖媽此時突然出現在待產室外,因為她打電話給我和毛豆爹都打不通(待產室收不到訊號),她就很聰明地找到產房來... 在跟她講話的期間,我有幾次因為痛而說不出話來,翰霖媽深怕我會像對付毛豆爹一樣對付她(我痛起來的時候都很想打人),在安慰加油我之後就趕緊逃命去了~ 她走後,我緊捏著毛豆爹的手,一次一次地,數著疼痛的秒數,靜靜地等待最後的時刻。

大概在八點十分左右,四五次令我痛得忍不住輕輕呻吟的宮縮後,我終於很明確地感受到護士問了我一下午的「便意感」... 連忙差毛豆爹去通報護士後,護士衝過來幫我內診 -- 結果已經開七公分了! 接下來,突然整個產房像沸騰起來一樣,所有護士都跳了起來,有的忙著通知醫生,有的忙著搬推床過來...在這陣忙亂下,我又感到一陣很強烈的宮縮--這時,我知道我要生了!! 有一個很兇的護士開始對我喊:「不要用力,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我腦子一片空白地「呼呼呼呼」服從她的指令...然後,又一次宮縮,我自己都可以感覺到baby已經要衝出我的身體,護士又對我大喊:「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吐氣」,而且她還用手把baby的頭推了回去 -- 天啊!!! 醫生在哪裡!!!

我在兵荒馬亂中一直在心裡祈求醫生趕快出現,還得一邊配合地把自己從待產床移到推床(當時點滴線還嚴重拉扯,害我的手腕血管後來痛了三天),被推到產房後還得再把自己從推床移上產枱...哎唷,短短幾分鐘,真是折磨到最高點...>__<

好不容易,我在產枱上就位完畢,護士當然還是拚命要我吐氣不准用力,我只差一點點就要罵出髒話來的時候,醫生出現了;見到他我心安了一半,想說可以生了吧...沒想到,醫生居然不急不徐地問:「咦,爸爸不是要進來嗎?? 那我們等他一下好了!」....我在心裡ooxx了半天,開始咒罵毛豆爹動作那麼慢,我居然得"彆住"等他進來...過了一分鐘,醫生又問:「咦,怎麼爸爸還沒進來...那我們再等他一下好了...」

這時我終於忍不住了,很生氣地大喊了一聲:「不要理他啦!!」
(而醫生居然笑了...是沒聽出我語氣中的恨意嗎??)

-------- 毛豆爹擊聲申冤分隔線 --------

事後毛豆爹說,當時所有的護士都跟著我進產房去了,根本沒有人理他,他就一個人被丟在產房外頭不知如何是好~ 他心裡想著,總不是這樣就走進去吧?! 後來醫生經過他身邊,還問了他一句:「你要進來嗎?」,他說要,醫生就飄走了,也沒跟他講要怎麼辦... 最後是有一個護士從產房探頭出來"罵他"說怎麼還沒穿隔離衣,他才匆匆忙忙找隔離衣穿上衝進產房...

總之,他也是一肚子鳥氣,所以我在產房裡咒罵他的那些ooxx,我願意收回 :p

-------- 毛豆爹擊聲申冤分隔線完畢 --------

因為我真的已經彆不住,在宮縮又襲來時,醫生和護士終於要我可以用力;我抓著產枱的手把弓起身子向下推擠,很順利地一次就成功了...但醫生在我用力到一半時又要我"把氣放掉,不要用力",更神的是我居然也真的做到了!(人的潛力真的無窮),原來是因為baby臍繞頸,所以在上半身產出後醫生要先把脖子上的臍帶處理掉--這時毛豆爹終於進來了!! 還好醫生有分上下半場,他才有幸可以看到下半場...-__-

處理完臍帶(大概只有花半分鐘),我在下一次痛感時用力完成了下半場;小強很快地就哭出聲音來,讓我頓時感到安心不少,醫生將他放在我的肚子上幫他清理氣管裡的羊水,我看著這小小的生命在我肚皮外頭扭動,心裡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在一旁待命的小兒科醫生很快地把小強接過去做初步的處理和評估,醫生幫我娩下胎盤(好大一個,我和毛豆爹都同聲驚呼);不久,小兒科醫生說要把小強送到新生兒加護中心觀察,於是毛豆爹就跟著小強出了產房...我心裡雖然也很想跟去,但我當然知道我得等毛豆爹回來跟我講狀況。 剩下的時間裡,我等著醫生幫我做傷口的縫合及子宮的清理(前次生毛豆,無痛打得太好我都完全沒感覺;這次我就有感覺了,很清楚醫生在做什麼)...我在身心放鬆後開始嚴重地發顫,抖得連話都說不太清楚,醫生說我是因為先前呼吸過度才會這樣,而我心裡有一絲絲的哀怨,真希望毛豆爹這時能陪在旁邊... (當然我知道他更應該陪小朋友啦~)

小強出生的時間是晚上8:29分,從開始催生算起大概有九個半小時,真是出乎我意料的漫長(之前醫生的預估是四小時)。我一個人在恢復室躺了一個半小時,毛豆爹才神情哀悽地出現... 他也受了很多精神上的苦,因為他跟到新生兒加護病房後,就被晾在外頭一個小時...等醫生好不容易出來,又給了他一堆聽起來不好的消息~ 小強的誕生日,我和毛豆爹都分別承受了很多苦痛,可是我相信,最壞的都已經過去了!! 小強宏亮的第一聲啼哭,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力量,我相信他是個生命力旺盛的孩子,我也相信,一天會比一天更好...

感謝所有關心我的親朋好友在我安胎/生產期間給我的支持,感謝毛豆爹不離不棄地陪我度過住院的每一個日子和在家臥床的每一個無助的時刻,沒有你我不可能撐得過!

也祝天下每一個辛苦的媽媽都平安健康~

延伸閱讀: 毛豆誕生實錄: The D-Day

5 篇讀書心得報告:

  1. yihung 提到...:

    我生阿湘時也是有打無痛
    雖然降低很多痛苦
    但是產程延長很多
    本來想說第二胎不要打
    來體會一下生小孩的"快感"

    看了你生動寫實的描述...
    我還是打一下無痛好了
    (其實還是孬種一個...)

  1. cece 提到...:

    to yihung,

    也許妳會像小芯媽一樣"Lucky",她第二胎因為生得太快,想打無痛時已經"沒有必要打"了...所以體會了一次"很痛的快感"~

    但是如果妳問我,咳咳,我是絕對不會想要再感受一次的...

  1. Molin 提到...:

    在這樣的陣痛過程中,事後妳還能記下來..佩服!

  1. 小芯馬麻 提到...:

    to cece:

    妳可以出書了,寫得太生動了,讓我想到那個畫面就想笑^o^

    to yihung:

    我到醫院時已經開6cm了,護士說隨時就可以生,說完的一個小時,我已經在產台上拼命啦!超痛的>"<

  1. cece 提到...:

    to molin,

    印象太深刻了,怎麼會記不下來...

    (小m我要跟你商量搬嬰兒床的事,稍晚我寄mail給你,你公司的信箱沒變吧~)

    to 小芯媽,

    我痛得死去活來妳還想笑,嗚嗚嗚,怎麼那麼沒同情心...